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九天就回台灣了,機會很寶貴但生命更是!

by CMYK
0 留言
加拿大打工度假封面圖

我想出國工作!我想去加拿大打工度假!

人生最迷茫的時候莫過於剛畢業要出社會這段日子,我的內心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想待在台灣,我想離開去追尋更好的生活環境與工作品質!」畢業前嘗試抽加拿大打工度假簽,至少簽證是在國外工作的管道之一。

以為幸運之神降臨到她身上,讓她在畢業前的三月抽到籤。

畢業後花了快一年的時間準備與存錢就是想達成目標,隨著時間越接近內心並沒有感到期待。那年二月,發生很多事,原本買好機票要來台灣找我的波蘭朋友因疫情關係取消、奶奶突然間過世、打工換宿在第一天後結束,原本要環島的計畫也取消,辦完奶奶喪禮後的隔兩天,我就要出發去加拿大為期一年的打工度假,時間不曾為我停留,也沒有太多時間準備這趟旅程,因為疫情,在加拿大打工度假的第九天我就回台灣了。

我用撰寫日記的方式紀錄那九天,總是跟大家說,寫作是自我療癒的過程,事情經過一年也該放下了。

延伸閱讀>第一位室友竟然是波蘭人,也是全世界最懂我的人!

2020 年 3 月 21 日凌晨五點抵達台灣,包含搭飛機總共 11 天的時間,經歷了一場我不曾想像的冒險。

加拿大飛機
往外眺望是溫哥華的風景。

隨著疫情在亞洲地區越來越嚴重,內心焦躁不安的情緒一直徘徊著,一路到二月歐洲突然大爆發,看著加拿大的人數還是維持在一百左右,只能安慰自己沒事加拿大目前還很安全。直到到達當地後,疫情像做了雲霄飛車直直往上飆,所有的計畫都被疫情打亂。

處於一個尷尬時間點,我不曉得到底怎麼做才是正確的選擇?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那麼低潮過。

截圖 2020-04-01 下午10.02.13
確診人數從抵達加拿大後大幅增加。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一天 抵達多倫多

凌晨六點抵達機場,看著手機地圖的路線還是不斷迷路 ,平時旅行不喜歡做功課的我這時吃很大的虧,不曉得在多倫多的交通要逼幾次卡?要怎麼轉地鐵?好不容易提著 29 寸的行李箱上巴士,卻不曉得怎麼轉車,在抵達終點站時司機叫我在外面等,他下車來跟我講解要怎麼搭車,拿一張地圖給我,我很感激的跟他道謝,離開時看見全副武裝的人員清潔著從機場來的公車,心裡想著原來加拿大也有在做措施了。

多倫多西邊
Danforth街道上。

青旅位於 Danforth 在多倫多的西邊,時差讓我感到很疲憊,一路上遇到許多好心人,心情卻是雀躍的,溫暖的陽光照射下來,儘管氣溫停留在四五度左右。坦白說對青旅的印象並不是很好,住的是四人混宿,加稅一晚要八百多台幣,不想花費太多金錢在住宿上只好妥協,但沒想到這麼的簡陋!浴室在外面沒有門只有拉簾,冷到彷彿在洗露天澡堂,房間裡沒有鎖櫃與拉簾,跟兩個男生睡同房的我十分沒有安全感。

在這區很少看見華人,大家的生活還是一樣,沒有人戴口罩,家樂福超市還是正常運作,就在去的沒幾天後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世界。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二天 總理太太確診

我的人生沒有這麼恐懼過,深怕自己得了肺炎,也沒想到在半夜會這麼不爭氣掉下眼淚來。

今天是來到多倫多的第二天,彷彿過了一個禮拜,每分每秒都掙扎著,如果我這時候在台灣或是跟朋友在溫哥華該有多好呀,但也是我自己選擇想要遠離華人,目前為止身旁的人都是西方臉孔,至少安慰自己英文有成長了。

與兩位男生居住在青年旅社的房間讓我感受到不安全,擁擠的房間、上下搖晃的床,也不曉得青旅的人們去過哪些地方,防疫遠遠不及台灣的加拿大,不知道是因為時差還是害怕,我始終無法睡著,發現自己開始咳嗽、心跳加快與呼吸困難,該不會我得肺炎了吧?

早上在一樓吃旅社提供的早餐,與同樣房間的邁阿密大叔聊天,他說加拿大政府目前還沒重視疫情,但因為總理太太確診後,新聞報導滿天飛,在加拿大有更多的人知道疫情了。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三天 我始終無法鼓起勇氣戴起口罩

邁阿密大叔總會與我分享他的故事,他問我來到加拿大想找的工作,我說想先以咖啡店做起,他說青旅裡有一位女生在星巴克工作,或許她會給我很好的建議,剛好大叔開門出去時遇見了她,我從房間裡聽了他們的對話。

「啊台灣⋯不行不行⋯她不能來上班⋯有病毒⋯

大叔向那位女生介紹我,說我對咖啡店職缺很有興趣可以給我一些建議,我卻從門縫裡聽到愚蠢的話。在青旅裡,只有我一個亞洲臉孔,有次在大廳吃早餐時,有位男子看著我,對著他對面的朋友用西班牙說了一段話,雖然不知道確切說了什麼,但我聽見了關鍵字#中國#武漢肺炎,而且是看著我說出來。

在路上時,當我鼓起勇氣戴口罩後卻被經過的中年婦女鄙視,特地繞過我還嗚著嘴巴。

這就是被歧視的感覺吧?

延伸閱讀>加拿大打工度假|在國外被歧視回台灣也被歧視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四天 遠出乎想像的疫情

來到多倫多的第四天事情幾乎好轉,很快找到住的地方,明天就要搬過去,原本找好的沙發衝浪也因此取消。在這裡的人們看不出有任何緊張感,也沒有人戴口罩,唯獨走到華人比較多的地方才看見有人戴,大家依舊去買東西購物去餐廳吃飯,只能從超市上看見衛生紙酒精被搶購一空,去任何地方也沒有測量體溫只有乾洗手與酒精。

妳怎麼會在這時候來?我都要回台灣了

邁阿密大叔跟我說在銀行開戶最好是在市中心以後比較方便,他帶我去市中心一間很大的銀行開戶,協助我開戶的是一位台灣女生,邊開戶的過程中她跟我聊到怎麼會這時候來加拿大,還很驚訝我是自己一個人來,她說政府沒在管疫情,她用著十分嚴肅的口吻跟我說台灣大使館在哪邊,如果遇到什麼事要怎麼求救,因為疫情,她待在加拿大七、八年也要回台灣了。

辦完手續後她教我到 ATM 存款,這時她看見邁阿密大叔,用中文小聲的問我說:「是在青旅認識的人嗎?」我點頭,她說:「不要輕易相信人!尤其是青旅的人。」

就像一顆子彈突然丟下來,BOOM 的一聲敲到我的腦袋,與她的對談後我更加焦慮與緊張,除了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可能遠超過我們的想像,還意識到我是不是太容易相信陌生人?從那時候開始焦躁不安的情緒,我沒辦法掩飾我的情緒與害怕,與邁阿密大叔吃完午餐後我跟他說我有點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五天 提早逃離青旅

提早一天離開青旅,搬去華人區的地方後,我安心許多鬆下一口氣,幾乎所有人都戴著口罩,也不用擔心青旅的人來自何方,去了哪些地方回來。居住的地方離捷運站走路十幾分鐘,房客都是日本人加上我一位台灣人,Yumeno 是我朋友之前來加拿大認識的朋友,我朋友引薦我們認識,剛好有空房價錢也不貴,看完房就立即答應了。

加拿大打工度假北約克
住的地方在北約克。

雖然內心很開心搬到北約克,但在加拿大每天都睡得不好,恐懼蔓延全身,戴口罩很不自在,隻身來這卻沒有人能依靠,就像在當地認識的日本朋友說:「我只是來錯時間了。」當地的人並沒有意識病毒的可怕,卻不停搶購物資,我才剛來沒多久卻看到這些場景,我好害怕好擔心,也不敢看我的存款,我活在恐懼中不曉得怎麼辦,不曉得做什麼選擇比較好。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六天 拖著疲憊的身軀去採購

去採買物品時,看見所有的物資幾乎都被搶光,我看著一起來採買的家人們,感到特別孤單。扛著隨便亂買的生活用品走回路上,看見一家華僑的家人在家門口搬著採買的食物,他們的對話像是爭吵著,我卻羨慕著他們可以爭吵可以一起去買物資,我現在連衛生紙都買不到。

加拿大打工度假
搶購一空的生活用品。

我有太多的恐慌與焦慮,沒辦法入睡,沒辦法去正視我內心到底想不想待在加拿大。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七天 加拿大鎖國關閉邊境

訂了機票回台灣,但坐飛機又是正確的選擇嗎?我也不知道,每天看著新聞又更恐慌。

加拿大開始宣布禁止外國人入境關閉邊界,台灣把加拿大列為第三級警示,平常過度樂觀的我都覺得要在這裡生病了,胸口很悶、手不停地抖,我在這裡真的很不快樂,第一次那麼痛苦生活著,當地人並沒有意識到病毒的可怕卻不停的搶購物資,朋友們都叫我回台灣,安慰我生命比較重要,我也想回我的舒適圈,卻不知道我會不會後悔做這個決定,房租也不曉得要不要的回來。

我前同事跟我說前店長也要在四月底回台灣了,他待的城市可能也要封城,目前他沒工作了無法支撐加拿大的生活,說著趁還能搭飛機的時候趕快回來。這也是我選擇回台灣的主要原因,從現實面來看疫情不曉得持續到什麼時候,我帶的錢頂多只能支撐幾個月,加拿大昂貴的消費我確實無法支付起,而如果我不果斷決定我可能會花更多的錢或是回不了台灣,猶豫了好幾個小時打給很多朋友,其中的朋友說:「既然你現在待在那過的不快樂,那就回來吧。」

當她說這句話我好像清醒了,我一直執著在我花了很多錢與好不容易來到這,但卻忘了最重要的事,我現在並不快樂,如果回台灣我能更快樂,也能從新打理好方向與目標似乎等疫情結束後再回來也不遲。

當下訂完機票的第一反應是,先把要做的事依依處理,先不管內心的那些情緒,就在兩天內把這些事情都處理好。

突然之間店都關閉。

房租部份繳了第一個月跟最後一個月還有鑰匙的押金,我把情況跟房東說,他說沒辦法退我錢,除非我找到人租我的房間,這也是其中之一的原因讓我想要繼續待在這,已經繳了錢卻沒辦法拿回一些錢,原本不抱希望在臉書社團租屋網發文,沒想到馬上有個女孩說要來看房,而在今天她下班後來看馬上答應!

她是我在多倫多第一個認識的台灣女生,是一個可愛的大姊姊,我們暢談了很久,我問她不打算回台灣嗎?她說她年紀已到好不容易辭掉了主管的工作,她慛死掙扎不要回去,因為還會被逼婚。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八天 想捕捉每個畫面卻心力憔悴

那些痛苦到無法睡著的日子,還好有那些朋友們的鼓勵才能被支撐的心靈。

要離開那天,第一次去多倫多市中心,冷清無比的街道令我震懾,所有的商店與餐廳都關了,彷彿處在世界末日的災難片一樣,剩下外帶店開著,還在想著離開是不是正確選擇的同時,朋友傳了訊息給我。

「我知道你期待很久,也花了很多心思準備,但是有時候難免有一些突發狀況。雖然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但是未來還很長,我覺得不要把賭注都壓下去畢竟身體健康比什麼都重要;疫情會過去的,依你的能力一定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讓你去體驗不同的生活。」-My dear friend

多倫多市中心
多倫多最著名的打卡地標,卻沒有半個人。

想趁最後這一刻捕捉街道上每個畫面,卻連拿起相機拍照的瞬間都力不從心。

晚上等台灣的姊姊來交接房子,我把前幾天買的食物跟一些用品都留給她,她沒有跟我算前幾天房租的錢,還給我很多手套在飛機上用。

那天晚上下著毛毛雨,她撐著傘送我去搭 Uber,這是旅途中可貴的地方,遇到了很好的人,如果我沒有離開也不會遇到她,只會是兩個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集,那時候還想著,如果我早點遇到她會不會就不會回台灣了。

加拿大打工度假第九天 回台灣也是一場戰爭

「第一次覺得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未來,所有的計劃被更動取消的感覺真差,時間很寶貴但生命更是,以後應該會更珍惜自由的機會和自主的能力,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My dear friend

直到最後一天要離開多倫多的我還在垂死掙扎,回去台灣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多倫多機場
多倫多機場,前往台灣的班機。

在機場裡也是場戰爭,遠處看見長榮航空大排長龍,雖然有點害怕卻又很溫暖,有那麼多人要一起回家,一起回充滿人情味的國度「台灣」。上飛機前先買餅乾跟水,吃完後開始著裝,換了手套跟戴兩層口罩,戴著眼鏡穿著帽T把頭髮全部包起來,16 小時的旅程沒有上廁所跟進食,只能逼迫自己一直睡,就這樣回到台灣了,這時才意識到世界好小,只要睜開眼就抵達家。

那段期間是留學生第一批海歸回來的日子,台灣的新聞吵得沸沸騰騰,我則完全沒有心思去思考回台灣後會面對的事情。一下飛機找到廁所把全身的衣服、口罩、手套都換掉,排隊檢測後順利通關,在大廳等待防疫計程車,回家的路上心情是愉悅的,抬頭看天空不敢置信那幾天發生的事情,像夢一樣,而回台灣後一切都正常運作,彷彿處於兩個平行時空,各過各的生活。

延伸閱讀>從加拿大回台灣後,那些我想逃離的日子

多倫多機場
準備上飛機的用品。

鞏大中說過一句話影響我每個重大的選擇「每個選擇都是對的選擇,至少你有選擇的權利。」我不後悔去加拿大這個選擇;同時,我也不後悔回台灣這個選擇。

回台灣感受到政府的用心與安排,這場戰爭並不容易,有些人選擇待在海外;有些人面臨到的問題可能更加艱辛,甚至根本沒辦法選擇,而我還是被上帝眷顧的小孩,我平安的回來了。

後續

「我想,回家不是唯一的選項,對於它最好的方式就是這一個地方安全的持續關注它,然後去在意它的存在實施你該做到的管理,然後用這段時間繼續充實自己。」-Sonia

時間已經過了一年,疫情始終還沒平息,面對回家這個選擇,心裡難免還有著遺憾,想著如果這段時間我待在加拿大會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把這段旅程重新撰寫出來後,很難整理呈現出當時每天的心情與感受,但透過不斷的修改更是與自我對話與療癒的過程。

從加拿大回來
多倫多機場。

距離加拿大打工度假已經過了一年,偶爾拿著華麗的打工度假證明,看著日期已經過期,再拿起手機翻著在多倫多奮力拍攝出來的照片,不捨與難過始終隱埋在心底,我也知道未來還有機會,有更多的選擇等著我,但遺憾始終在心底無法撫平。 2021.03.18

未完待續

📮 InstagramPopDaily關於CMYK

熱門文章

0 留言
2

You may also like

想要留下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