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福沙發衝浪|他不是個壞人,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喜歡他

by CMYK
0 留言

四天法蘭克福的驚險之旅,讓我反省選擇沙發衝浪主人的方式,也讓我更加確信,有許多人使用沙發衝浪的原因之一,是因「孤獨」,獨自生活在空蕩蕩的家。

事情經過兩年了,在法蘭克福沙發衝浪的經驗讓我又驚又險。在歐洲獨自旅行到一半,第一次有想回家的念頭,對於法蘭克福不曾留戀,只想拔腿就跑,逃離沙發衝浪主人的家。

不管再怎麼想,始終想到的是連美恩《我睡了81個人的沙發》裏頭的一段故事,現在回頭翻了那本書,不敢置信看著文章幾乎跟我在法蘭克福的沙發主形容得一模一樣!

「Garam不是個壞人,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喜歡他。」-《我睡了81個人的沙發》

在歐洲流浪的 4 天除了去拜訪當時在丹麥的同學外,旅行時幾乎都是使用沙發衝浪。要去法蘭克福前很快就收到有人願意 host我或 hang out 的訊息。我在使用沙發衝浪的同時還是會預定可以前幾天退住的青年旅社,以防萬一被放鳥,或突然發生狀況

法蘭克福的市中心。

在我要去法蘭克福的前幾天收到 host 的訊息,他臨時要出城鎮無法 host 我,原本想說那就住青旅三天,價錢也不貴,但自己還是想要用沙發衝浪的方式旅遊。在當時,有位 50 幾歲的德國人又傳了訊息給我,原本找到沙衝時便拒絕他,但他卻還是很友善的說如果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再告訴他,在對話中他也說到他曾經待在台灣半年,很喜歡台灣與中文,於是我詢問看看是否能夠住個兩天。

「我從來不找大我很多歲的人沙發衝浪,從事的活動或興趣不一樣。」在慕尼黑與一位來自捷克的背包客約出來見面,當時聽著他說的話我內心感到一陣擔憂。

在法蘭克福的 hos t稱他為 C,C 知道我要去住他家後,傳了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給我,當時,讓我覺得他是個很熱心的人,信裡說到他的房子已經有250年的歷史,所以很冷但房間裡有暖爐跟被子,詢問我這樣可以嗎,後來又陸續傳了一大堆文字給我。我心想越來越不對勁,對我來說是否有點太熱心以及他的文字有種自己覺得很幽默的感覺(?)

其中之一的內容是我快要去法蘭克福時,C傳一封訊息給我。

Hi ______,
would you mind sending me a photo of yourself? — All the couchsurfing photos are not very clear! — Do you have a Facebook page?
I fear, I wouldnt recognise you when you come out of the train, addressing the wrong Chinese girl! You should know there are more than 250,000 Chinese milling around here!
Please write me to my e-mail account ___________________
I will send you another photo of myself too (thecouch photo was my happiest time as a teacher in Bangkok in the eighties!)

Best wishes,


現在回頭過來想,不曉得自己當時在想什麼!只覺得他有點奇怪也不喜歡他講話的方式,我是個容易相信別人的人,想說他可能真得會認不出來我,於是我傻乎乎傳了照片給他,但他卻沒傳他的???

從慕尼黑搭火車的那段時間,無數個念頭在我腦海裡,儘管覺得不對勁我還是硬著頭皮去了!

C 說會來月台接我,一下車找不到他的蹤影,後來看見一位矮矮胖胖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看著我,跟我打了招呼,我當下驚嚇著,因為跟沙發衝浪照片的他長得不一樣。一路上他告訴我他曾經待在台灣的經驗,以及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讓我覺得他十分了解台灣。他講話的嗓門很大,在地鐵裡不斷大笑,用著大嗓門跟我說話,旁邊的人都看著我,當時的感覺就像是他們以為我被騷擾一樣。

到達C的家已經是下午,C說他身體這幾天都不舒服,休息一下後再帶我去附近的商場繞繞。我的房間位於三樓,三層樓的格局是廁所獨自在樓梯轉角外並沒有洗手台,門一進去是小廚房跟淋浴的地方,再從旁邊的門進去則是房間跟客廳,C先帶我放行李再帶我到二樓煮點東西吃。

下來二樓後C簡短介紹他的居住環境,他之前是英文老師很喜歡閱讀,書房兼餐桌堆滿了書籍上面充滿著灰塵,廚房就在隔壁。他說著他平常都吃泰國米飯加一些調味包,在廚房裡各種器具被凌亂地擺放著,亂到他想找早上煮的鍋子都找不到,找到後笑著說:「原來在這啊!」鍋子用水沖了一下就拿來煮。

我當下驚呆了,鍋子蠻髒卻沒有清洗,只是過了水後就拿來煮,腦中突然浮現霍爾移動城堡的老奶奶煮菜的模樣,骯髒凌亂疊滿的鍋具,等他煮完後,他把書桌上堆滿的東西移到其他地方,看到的畫面我讓我實在是沒有胃口,跟他說我肚子不餓,意思意思吃了兩三口而已。

孤獨的沙發主人

C跟我說到之前有兩個人看到房間後就被嚇跑了,他說著他有多生氣:「我會讓人來這邊住、使用沙發衝浪是因為想要找人聊天陪伴,而不是免費的旅社!」腦中又浮現連美恩在書上說的,有許多主人會使用沙發衝浪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孤獨。

C說要來車站接我,並沒有告訴我居住地址,聽他在講的同時覺得有點不妥,正當我要私訊地址給歐洲旅行的朋友報平安時,手機!竟然沒訊號!

腦海裡浮現各種想像,雖然很緊張害怕,我卻表現很正經的樣子跟C說:「請問這邊有 wifi 嗎?」從那時候才得知C並沒有智慧型手機,他都是從電腦傳訊息給我的,接著我又說我晚上要跟朋友出去能麻煩您給我地址嗎(其實根本沒有這件事),還跟他確認了兩次後,在房間休息時趕快解決我的網路問題。

回房間看著房間內的水壺與杯子都很髒,我實在是不敢拿來加熱煮水喝,於是開著暖爐坐在沙發上,只有好想回家的念頭。

亞洲人好奇法蘭克福人

不清楚法蘭克福當地人對於台灣人很有興趣還是對亞洲人好奇,接到很多訊息願意招待我或跟我約出去的人,在答應C後又有一位德國攝影師傳訊息給我可以 host 我,由於已經答應C只好拒絕,他說如果有空可以約出來,我因為不想待在主人的家,當下私訊與他約在晚上的酒吧。

短暫的聊天是可以的,但我無法長時間跟他相處在一起

與C在逛商場時他一直跟我聊到關於宗教的事,說他很喜歡研究宗教有很多書籍,在他房子頂樓他有自己建造了一個祭祀的地方(不確定是哪個宗教),C晚上時帶我上頂樓去看,書籍多到驚人,就像是老舊的書店一樣。一開始覺得C談到宗教時蠻有趣,但到後來我發覺他一直講重複的話,重複說:「神都是一樣,只有一個神。」還重複說法輪功在中國怎麼樣,而且都帶有批評的語氣我很不喜歡。

法蘭克福給我的印象跟慕尼黑落差極大,地鐵裡很多喝醉的男生,看見與我搭乘反方向手扶梯中,一大群喝醉的年輕男子,大聲唱著歌其中一位看著我唱著歌比了我不懂的手勢。

一月的法蘭克福很冷,我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等著攝影師從其他城市回來,那時想著為什麼我要因為選擇沙發衝浪而變成這樣?當初住個一晚三百多塊的青旅不就好了,也不用在寒冷的街上無處可去。

我們約在酒吧見面,一見面他給我熱情的擁抱。攝影師 50 幾歲身材高大,長相還是依舊帥氣,是個幽默風趣健談的人,我們聊了很多攝影方面的事情,他很喜歡肢體接觸,但我並不是很喜歡,像聊一聊突然靠在我肩膀上。

聊了一陣子後他說他的攝影器材放在車上不安全,問我要不要跟他先回去放器材在出去晃晃,我拒絕他說C只有一把鑰匙,他在等我回來所以不能太晚,他說:「好奇怪怎麼只有一把鑰匙?還是我載你去拿鑰匙再出門?」我還是拒絕他,不曉得他的動機是什麼,過沒多久我們離開酒吧,他說他明天會待在咖啡廳如果有空可以約出來。

好想逃離沙發衝浪主人的家

我真的好想回家好想趕快去荷蘭找我朋友,我第一次那麼想家,我也曾有無數個念頭想過要馬上逃離這裡,但我有著29寸的行李也沒有認識的人在這裡,我好無助。

一開始進房門時,房間得擺設像是電影出現的老場景覺得蠻溫馨的,但之後進去都有一股混雜潮濕的味道湧上來。在洗澡時還是不安心把手機放在旁邊並設置了緊急電話,250 年前建造的房子洗澡跟上廁所凍到不行,就像在室外零下的歐洲洗澡一樣,我的不安還是繼續作祟,躺在床上時根本睡不著,尤其是房間裡的塵蟎多到我全身發癢無法入睡。

三樓的小客廳。

通常使用沙發衝浪,也要留時間給主人,畢竟那裡並不是飯店讓你有地方住後就去跑行程,而主人有空的話會帶你去當地私人景點四處走走,所以與其他人出去後我會詢問C是否可以跟朋友見面,他說當然可以啊,但由於他只有一把鑰匙加上沒有智慧型手機,第二天的瘋狂日子開始。

第二天C帶我去宗教的地方吃早餐,他要帶我去平常觀光客不會去的地方。還記得那區附近都是不同的宗教,第一個沒有記錯的話是印度教,我披上罩袍換上鞋子後進去,那裡的人給我們類似拉茶還有像炸過的三明治很好吃!我看著C走去祈禱。

忘了當時發生什麼事C又跟我抱怨著,接著走到了另一個宗教,我忘了是什麼宗教,一進去女生要披上罩袍,C帶著我上二樓跟我介紹著,他叫我在旁邊等他要去祈禱,當時我突然頭很痛很暈,下樓後他說這裡平常是很歡樂的地方,都會唱歌跳舞,不曉得為什麼今天怪怪的,C去詢問有發生什麼事嗎那裡的人沒說什麼,C又開始抱怨說會不會是有人死掉之類的。

我當下很生氣,因為去了很不舒服,而且我是基督教,一開始覺得去看看不同的宗教很有趣,但生理的不舒服讓我真的受不了,加上他又在旁邊一直碎念,像是走在路上時看見一位黑人,他很大聲的說他們黑人宗教怎麼樣怎麼樣的,我心裡就想你是不怕被打嗎?講那麼大聲?然後C說要帶我去最後一個地方,幸好當時祈禱已經結束,如果當時又叫我進去,我應該立馬走人。

中午我在沙發衝浪約了另一個都有在聯絡的希臘人,因為我真的不想要一整天都跟C待在一起,C還說之前有一位沙發衝浪來住一天後說要去找朋友就離開了怎樣的,跟C離別時他問我幾點結束,想帶我再去另一個宗教地方也有東西可以吃,我說我不確定幾點結束,他說好吧但他會到七八點才會回家。這也代表我要七八點後才能回去因為我沒有鑰匙,而且不能確定時間。

法蘭克福食物
與希臘人吃巨無霸中餐。
「當碰到困難處境時,是否會變成不同的你?」

希臘人是個高高皮膚黝黑的男生他很害羞,吃飯時都不敢跟我對到眼,他在法蘭克福工作,沿路介紹了當地的歷史,他說他兩個月後要來台灣,我很開心介紹他來台灣要吃什麼食物,沿路走走繞繞後停留在攝影博物館,最後他說:「不要忘記我。」最後我們沒有像歐洲式的離別,就要台灣一樣說再見。

電影博物館
電影博物館。

看完博物館時間還很早,沒地方可去的我又聯絡攝影師,他說他要來博物館找我,他像個大男孩一樣躲躲藏藏不讓我發現,後來探出了頭,一見到面後又跟我擁抱,原本只是要待在那邊喝咖啡,但他說他肚子很餓問我要不要去他家,他家有很多之前拍的攝影可以給我看,當下,我竟然答應了。很單純的原因,是真的想去看攝影集加上沒地方去。

獨自去陌生人的家

攝影師居住在公寓裡,小小的廚房裡他正在煮東西吃,拿攝影集給我看,他從事攝影行業已經 25 年,我也問了很多關於攝影的問題,看著他曾到過非洲拍過需要幫助的人、德國風雲人物的人像攝影,他建議初學者學攝影時先用定焦鏡頭,自己才會嘗試不同的角度與距離才是適合照片構圖的。

後來聊到感情方面,他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回答沒有,他則驚訝的說:「妳這麼好,怎麼會沒有男朋友?」,我心裡只想著乾你屁事,然後開玩笑跟他說,你的年紀可以當我爸爸耶,他便無奈地看著我。

他說有位攝影師跟他說可以靠肢體接觸去尋找適合你的另一半,像他父親與母親就是靠跳舞去認識的,後來他就開始跟我跳舞,他說有個遊戲可以讓彼此更多肢體接觸,我直接跟說:「我不想玩,而且我們台灣算是比較保守的國家,我不喜歡肢體接觸。」他也說他感覺得到。

他問我還有沒有時間他想跟我介紹修圖軟體,那天晚上也有沙發衝浪要來住但不確定幾點來,聽到這我就放心許多。另一個房間是他工作的地方,擺放各種器材與電腦,他開啟電腦一張一張修圖給我看,並告訴我他使用什麼軟體怎麼去調整。

過沒多久沙發客來了,與他們打招呼後攝影師跟我走到樓下送我離開,他說:「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很棒的攝影師,我知道你不喜歡肢體接觸但…」他張開雙手,後來我們還是遵循歐洲的禮儀擁抱後離開了。

這兩天都在夜晚回去C的家,我本來就是個容易迷路沒有方向感的人,從市中心搭地鐵回C家我一直在迷路,很多人說在歐洲不要晚上獨自一個人蹓躂,而我就在做這件事,夜晚的街道很安靜,走在路上四處張望著,腦海想著是突然間有人衝過來搶走我的東西,想著想著突然旁邊的教堂的鐘敲響著,我被嚇到,那一嚇真的嚇到很想哭很想回家。回到房間後實在是太冷了,我連洗澡都沒有洗就算要上廁所也跑到淋浴那上真的太凍了,想到明天我終於要離開這鬼地方了,我好開心。

隔天我快中午才搭車但我一早就出門跟C道別。

每次的沙發衝浪都是個故事,而這次的故事讓我引以為戒,踏上了逼不得已的旅程。

四天法蘭克福的驚險之旅讓我反省自己選擇沙發衝浪主人的方式,也讓我更加確信,有許多人使用沙發衝浪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他們是孤獨的,獨自生活在空蕩蕩的家。

「謝謝每一次遇到的人,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C並不是壞人,但我真的沒辦法喜歡他;希臘人是我這趟旅程的救贖與貴人;攝影師是我連想都不敢想的瘋狂回憶,卻讓我更了解攝影。

謹此紀念。(13 Jan-15 Jan 2018)

熱門文章

0 留言
1

You may also like

想要留下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