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兩夜巴塞隆納之旅,西班牙旅遊危險嗎?

我在愛爾蘭打工度假半年,每個月幾乎都會安排一趟旅行,因為都柏林到歐洲的機票都十分便宜,跟在台灣搭高鐵票差不多的價錢。

我在二月初,與在倫敦生活的大學同學一起相約在巴賽隆納過新年。在巴賽隆納三天兩夜的旅程中發生有趣的故事,以及不斷思考著「西班牙旅遊危險嗎?」,想透過這篇文章與你分享。

📩 訂閱暖暖報|每週一與你分享暖心故事,優惠只會在暖暖報收到。

巴賽隆納三天兩夜行程規劃

我一個人獨旅時是不安排行程的,有時候甚至連住宿都是前幾天訂,但這次是與朋友一起行動,我們在前一個月前預訂一間像是民宿的地方。行程的話,朋友大致上排好行程,殊不知,跟我想的一樣,我們都很靠感覺走,想去哪再去哪,行程表跟實際上的行動不一樣。

(當時朋友安排的行程,後來我放到 Notion 裡)

安排住宿時要注意,在西班牙會多收一個旅遊稅,雖然我們已經在 Agoda 上付住宿費,但到當地會多收一筆費用,根據你的入住時常與人數去計算,後來我跟朋友上網查,歐洲確實有些地方需要多付這筆費用,費用計算是根據你的住宿類型。

我們選擇住在市中心,行程繞著高地的建築走,建議每趟參觀都需要提前購買票,不然很有可能當天會售完,我們參觀高地雄偉的聖家堂、米拉之家、奎爾公園、巴特婁之家,以及畢卡索博物館與聖十字聖保羅醫院(大推)。

在還沒去巴賽隆納之前,我們研究各種組合票、交通,光連聖家堂的票都有不同的計費方式,後來還是決定單張單張買,並與朋友討論要看哪些。

除了參觀這些景點之外,我們安排半日遊去蒙特塞拉特修道院,去接觸大自然,那裡蠻推薦可以早點去,在附近健行。

來到巴賽隆納後,發現非歐盟國家的人有一個優勢,就是這裡的物品都可以退稅,在都柏林買差不多的物品,這裡還可以退到稅,有些商品可以退 20 %,衝動之下買了一雙我很喜歡的 New Balance 鞋子。

在歐洲吃到最好吃的火鍋

巴賽隆納的美食深得我心,我跟朋友都是從高消費的國家來,忽然覺得來到這裡,食物與咖啡都好便宜,因此我們沒節制的四處吃。與台灣大學同學相約在巴賽隆納提前過新年,聽聞愛爾蘭沒有好吃的火鍋,我們去吃中國同事推薦的火鍋,叫「壹鍋」,他說是最好吃的,建議要提前預約。

這是我第一次在歐洲吃火鍋,以及人生中吃到最貴的火鍋,台幣一千多,但家鄉味是無價的,在歐洲得物價中,並沒有想像中的貴,好吃到我朋友隔天還想再去吃。

火鍋店裡幾乎都是華人,服務我們的是一位中國男生,他邊送菜時會跟我們聊天,他來西班牙十年的時間,我問著為什麼你想來這裡呢,他回答「來掙錢呀」。他在火鍋店一天工作 12 小時,一個月的薪資 1800 歐元,是十分驚人的薪水,因為西班牙物價比愛爾蘭便宜許多,我的薪水落在一千初,但我一週的時薪沒有 40 小時,他開玩笑說還是他去愛爾蘭工作。

這次來歐洲有一個很大的感觸是「我接觸到的人,都不是我在台灣或在丹麥交換時期會遇到的人。我們都是來歐洲掙錢、討生活的人,也有很多是想來歐洲旅行的人」。

看著社群上的朋友,或者我在歐洲四處旅行的背後,是有很多犧牲與選擇,有時候,必須為了生存,去做不喜歡的工作、住在一個不理想的租屋處,換來的卻是人生另一種體驗。

巴賽隆納危險嗎?

剛抵達巴賽隆納時,我跟朋友緊緊盯著抓著我們的後背包,都把手機掛上繩子,已經聽聞許多人說巴賽隆納是數一數二危險的地方,我在七年前環歐時,因為治安擔憂並沒有安排西班牙,但我好喜歡這裡的一切,如果時光可以到來,我希望我七年前就踏上這熱情、美麗的城市。

或許是太多的刻板印象,讓我對巴賽隆納的印象偏差,可能是治安差、街道雜亂、路上很多奇怪的人,但事實卻是,都柏林比較多這種人。反而巴賽隆納給我的感覺是很輕鬆、優雅的步調,路上的人們都很會穿搭,都有獨自的魅力存在。

遊走在街上時,彷彿置身在台灣的建築,轉眼間,又抵達如同法國般的建築,大大的太陽照射在四周,美好的天氣在心裡加了許多分。許多當地人並不會英文,但他們卻會熱情地用西文回覆你,讓我想起東南亞熱情的泰國人們。

(當時候在街上遇到的抗議遊行)

「危險」是比較出來的,若要跟台灣比,全世界許多地方都比台灣危險,但經由我這次的旅行經驗,我會說巴賽隆納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危險,大部分的人並沒有使用手機掛繩,也會在公共交通上使用手機,還是要在觀光區域人潮多的地方小心,把重要物品放在身上,不論你在哪一個國家旅行,都還是需要保持警覺之心。

與高地在聖家堂對話

曾聽聞有一個說法是,當你睡著時會與自己的靈魂連結,是與高我的連結。

我坐在聖家堂裡面的長椅,沒有意識的昏睡,朋友拍著我的肩,說他先去其他地方逛逛,當我醒來後,我穿梭在聖家堂五彩繽粉的光影裡遊走,看著窗內隨身光影變化而不同的樣貌,對高地的創造歎為觀止。

聖家堂地底下是高地長眠之處,我不經意走到某個角落,這區域是專門給冥想、祈禱的人入座。

我走進去後,閉著眼睛冥想,我看見一位男生臉孔,有個聲音告訴我是高地,我便展開與他的對話。

我:「我要繼續做現在的工作嗎?」

高:「你可以離職啊,去做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你要持續做『創作』的事情,去做富有創造力的事物,這才是你想要做的。

我:「那我要繼續待在愛爾蘭嗎?」

高:「可以呀,為什麼不。」

接著,我走到地下室看展覽時,我依舊記得他說的「創造」的事情,展覽中介紹著高地是如何富有創造力,去做與大自然連結的設計,儘管遭遇眾人的反對,他還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看到這讓我想起,剛剛與高地的對話。

我用靈魂與高地對話時,我不曾詢問金錢的問題,因為我知道,當我靈魂真正喜悅時,金錢會自然而然朝我前進,如同我在做療癒一樣。

帶著希望向前行

這三天兩夜的巴賽隆納之旅,讓我愛上這裡,期望有一天,還能回來。透過與高地的對話,讓我堅信我依舊會持續做我喜歡、認為有創造力的事情,期望我們都能與高地一樣,持續做自己熱愛、富有創造力的事情。

而旅行後的一個多月,我在愛爾蘭找到新的租屋處,如同高地說的,我繼續會待在愛爾蘭。

訂閱暖暖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