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沙發衝浪主人問我要不要上床

【#4沙發衝浪】哥本哈根沙發衝浪的衝擊,主人問我要不要上床(上)

這是我第四次使用沙發衝浪,沙發衝浪是指去陌生人的家,暫時居住在他的沙發或空房幾天。也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去住男主人家的沙發衝浪,雖然我知道北歐性文化很開放,但第一次被問到要不要上床,當時的我十分恐懼恨不得躲起來。

📩 訂閱暖暖報|每週一與你分享暖心故事,優惠只會在暖暖報收到。

尋找哥本哈根的沙發衝浪

12月即將迎接西方國家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節日 – 聖誕節,也是我在丹麥交換日子的尾聲。雖然我在丹麥待了快半年,卻都沒去哥本哈根旅行過,趁著離開前來個三天兩夜的首都之旅,歐洲許多遊樂園都會在冬天關閉,哥本哈哈根的遊樂園 Tivoli 在聖誕節期間重新開啟,從居住的城鎮到哥本哈根要五個多小時的車程。

我在丹麥的期間幾乎都是使用沙發衝浪,這次也不例外,因距離聖誕節的時間很靠近,傳很多封信給在哥本哈根的沙發主人,但都沒辦法接待我,就在我快死心時,終於有人答應答覆我。

他叫R,照片裡是金髮白皙的臉龐,有趣的是之前沙衝招待我的主人都不是丹麥人雖然都是在丹麥,這次終於是當地人,因為交換課程的同學都來自其他國家,心中難免期待終於要認識當地人,在自我介紹裡看到他說在學習中文,心想可能是因為我會說中文他才招待我的吧。

到達哥本哈根時,R傳了語音訊息給我,用中文問我幾點到、需不需要先放行李,如果要的話可以去他的公司拿鑰匙,心想他的中文真好,而且人也太好了竟然敢給一個陌生人鑰匙?我跟他說沒關係我會先去 Tivoli 等你下班後直接去你家,也是在那天遇到我的丹麥奶奶。

相關閱讀>哥本哈根蒂沃利花園,認識丹麥奶奶是最美好的聖誕節禮物

與哥本哈根沙發衝浪主人見面

(房間桌上擺著一本我很有興趣的書籍。)

一開門,他張開雙手擁抱著我,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跟我對談,很難想像在國外的當地人說得很流利的中文,而他竟然學習中文才三個月,實在是不敢相信!很有丹麥式風格的建築,白色簡單的傢俱,而我注意到的是每個地方他都用便利貼用羅馬拼音寫下中文的單字,為了學習中文他每天上班前會先用skype跟中國老師線上上課,是每一天!這也是讓我很佩服的地方。

R在訊息有說他考上上海大學他的朋友們要來他家慶祝吃 Pizza 問我要不要一起,我沒多想就答應,在他朋友到達之前我們稍微聊了天,忘記聊到什麼內容,他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說我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講完那瞬間我就後悔了,接著R問我要不要跟他上床看看,我馬上說不要!

這問題在歐洲聽起來是習以為常的事情而我第一次碰到,簡直嚇傻了但表面上卻故作正經,內心卻文化衝擊著。

吃完披薩後開始喝酒,也看見他們在窗戶邊抽著大麻,R問我要不要抽,我拒絕了,而在一次對談中他說:「所以,我的朋友都不能親你對嗎?」我馬上說不行,當時我的警覺心又更上升一層樓。我很害怕,拿起手機跟我在丹麥的朋友說感覺有點不安全你能打來嗎?後來她打來我躲回房間告訴她沙發衝浪的主人問我要不要上床!她笑我說你怎麼沒答應試試看,我說我才不要把第一次給不認識的陌生人!(好像沒有幫助到我什麼呢…)

回到客廳後R問我還好嗎?我說沒事,他說等等要去他朋友開的酒吧問我要不要去,我心裡想去了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或者我會做出什麼事,我還是乖乖睡覺幫他整理那些披薩紙盒,後來他們離開後我則收拾完去洗澡睡覺。

(沙發衝浪的房間。)

已經凌晨兩三點,我實在是睡不著也不敢睡著,內心各種情節浮現在我腦海裡,不曉得他回來會不會多帶一個女生回來?還是會對我怎麼樣?凌晨三四點時聽見R回來的聲音,他的房間在我隔壁,過一陣子他還在房間應該是睡著了,我也不知不覺的入眠。

隔天早上,聽見客廳R跟一位女生有說有笑著,我待在房間不敢出門,好奇怪想著到底是誰,該不是炮友吧?但心裡又想著我還是得出門才能去旅行呀,時間很珍貴的耶!

十點多時鼓起勇氣開門,R用中文說聲:「早上好!你怎麼那麼晚起?」我尷尬的說剛在看書,R跟我介紹那是他的妹妹,我驚呼了一下,R說他妹妹假日時都會來他這邊讀書。他的妹妹很漂亮是金髮碧眼的小女孩,看起來比實際年齡的十八歲還成熟的感覺,R推薦我一些景點還有他很喜歡的博物館,他有辦會員卡原本說可以借我,但昨天他去酒吧後錢包被偷,我問他怎麼被偷的,他說他把錢包放在夾克的口袋裡後來就不見了,而他並沒有很生氣而是笑笑的帶過,果然是很樂觀的丹麥人呀!

其實昨天心情很複雜很恐慌不知所措,想想這是他們習以為常的部分,關於性這部分我拒絕也不會怎麼樣,第二天我還是與他交談著。晚上回去看見R正在看書,在第一天我到達小聊一下後他說他現在要先看書因為他朋友等等要來,R是個很自律的人,客廳裡有一大片的書櫃擺著各式各樣的書籍,我那時也拿著一本攝影集坐在他旁邊看著,印象很深刻的是他那時候還播著台灣歌手的歌曲,像周杰倫。

不同文化間的交流與衝擊

我們開始聊天,那時候我敞開心胸告訴他昨天問我的事,我們開始無所暢談,我跟他說在台灣普遍來說會先交往才發生關係,而他說在丹麥先發生關係是很普遍的,我問他那你有砲友嗎?他很直接的說有兩個。

攝影眼構圖

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彷彿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他不斷詢問我在台灣交往的模式,被問到很煩的我,直接回他:「我又不知道我又沒交過男朋友。」他不死心手機估狗「台灣人約會」找到維基百科的資料,我被他的行為模式笑到不行,他還與我確認上面的事情是否正確。

接著,他說他在中國餐廳看見一個中國服務生他很喜歡,問我要怎麼辦,R給我看她的照片,他說昨天在酒吧喝醉酒傳語音訊息給她,R竟然用中文說什麼他很帥的話,經過多數的文化衝突後,我們討論的結果是,第一天約會純約會就好,不要發生任何事情。

聊天時,聽到門鈴聲,R說昨天其中一位朋友要來拿酒,他要去見女朋友的父母親。他的朋友身材高挑,是昨天來吃比薩開酒吧的人,我對他印象很深刻。一進來R說我們在討論,我要如何幫他追中國女生,R還跟他朋友說:「她沒有親過任何人。」當下我真的很想打他,覺得他很白目,而他的朋友則很驚訝回了一句:「你要試看看親吻的感覺很好。」我是能回什麼只能尷尬的回ok,離開時他朋友很紳士跟我握了手說很開心認識我。

喜歡上沙發衝浪的主人

那次的談話很愉快,讓我更了解他,隔天便是我離開的時候。

隔天一早,看見他與中國老師視訊學習中文,上課的內容連我在旁邊聽了都覺得很難,像中文的顏色釉色,很多深奧的詞彙,這時,門鈴響了,R用手勢叫我去開門,一開門是他的妹妹,而他妹妹卻沒正眼看我一眼,我當下的感受時她因該覺得我是他哥的砲友吧?

在我要離開時,跟她妹妹小聊了一下,聊天後她說很開心認識我,離開前,我詢問能不能跟R拍照,於是他叫他妹妹掌鏡,卻嫌棄妹妹的拍照技術,我則說:「Bad brother!」

從沙發衝浪體驗不同的文化衝擊

經過這次如此衝擊的沙發衝浪體驗後,我對於身旁的外國朋友展開調查關於上床這件事,波蘭室友聽見簡直嚇傻說我很勇敢、荷蘭同學給我的忠告是親吻很美好可以嘗試看看,但第一次還是給喜歡的人M斯洛伐克同學說這其實沒有一定,還是看個人怎麼想、德國同學也分享之前空窗時期有炮友但交往後就沒了。

第一次在丹麥看見雪。

離開時R說歡迎隨時再回來,他擁抱著我,而那擁抱是好緊好緊,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開始有喜歡的感覺。回到居住的城鎮,突然間下起雪來,這是我第一次在丹麥看見雪,浪漫的時刻卻又讓我想起他,我也知道我這想法很荒唐。

訂閱暖暖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
回到頂端